當前位置:首頁>娛樂體育>新聞內容
電視劇《新世界》收官 “充分”成了它最大亮點
來源:文匯報 發布時間:2020年02月21日 17:24
來源:文匯報 2020年02月21日 17:24

  金海沒死,這是《新世界》尾聲的一處反轉。

  金海“死”了,再度出現在觀眾視線里的他,發型樸實、布衣樸素,那個手上沾血、黑衣大氅的體面人“金爺”倒在了光怪陸離的舊世界。改頭換面的他,從此是新世界里人民的一員。

  昨晚,紅色傳奇劇《新世界》收官。創作者把發生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22天的故事洋洋灑灑鋪在70集中,“充分”成了該劇最大的亮點,也是最大的爭議。因為對人、物、事不吝筆墨的描述,70余年前北平城的風物長卷、新舊秩序交替下的世道人心圖,徐徐展開。也是因為編劇兼導演徐兵對“細節”太過偏愛,尋不完的“小紅襖”、原地打轉的情節,使得該劇的網絡評分一度高開低走。

  不過,隨著落幕時分的反轉,一些評論也開始反彈:劇中堅持的細節與意象里,其實燭照著人心。而觀眾們也為陽光里的結局釋然——徐天在春光明媚的天氣里等到了田丹,刀美蘭、大纓子與金海從南方回到北京重啟生活——終于,那群可親的人走進了晨光熹微的新世界,也必然會走到滿是理想曙光的新世界。

  在大歷史的邊緣,觀眾瞧見了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

  故事梗概一句話就能說清,1949年初,北平解放前22天,金海、鐵林、徐天拜把子三兄弟在大歷史迭代時走向各自不同的命運。可70集過后,與其說劇集描繪了22天里的改天換地,不如看成,導演兼編劇徐兵在大歷史的邊緣,仔仔細細描摹出一群小人物,而演員讓他們活成了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。

  金海是京師第一監獄的獄長,“大哥”級別的人物,是孫紅雷的舒適區,可金海這個“大哥”卻不止于固有概念里的狠角色。他曾經的信條,為兄弟平事,是大哥所為;不慫、不退、不急、不亂,是大哥做派。他信奉關二爺的道義,身上帶著老北京的局氣。兄弟徐天招惹了地面上人物燈罩、小耳朵,招來殺身之禍,金海挺身而出,山崩地裂臉色不變,保住兄弟,穩住了局面。他暗中殺死了想置徐天于死地的惡棍,卻差點被其誤解為殺死賈小朵的兇手,情急之下,他也不急不躁,不急于解釋。三兄弟積攢的金條被柳如絲侵吞了,金海出面依然進退有據。直到萬茜飾演的共產黨員田丹出現,漸漸光芒四射,金海便收攏了局氣、豪橫,有意無意退出定海神針的位置。他最后一場主動的戲,是把自己的金條分給獄警,再逞一次威嚴。再往后,他只剩一點勇力,“南城金爺”留在了風中。

  二哥鐵林的走向相反。他出場時,沒事業、沒膽量,也沒男人的雄風。原本打拼半生湊了八根金條,準備在破城前逃亡南方。一場火車站絞殺改變了他的運程。他抱上了特派員馮青波的大腿,幾次折辱,幾番鬼門關前脫身后,這個一直有尊嚴焦慮的男人,突然挺直腰板。小人得志,他不再信奉兄弟情義,從徹頭徹尾的孬種搖身變成狠人。

  詮釋這兩個重要角色,孫紅雷克制住“大哥”的慣性,收斂了狠厲,貢獻了好的表演。張魯一把握住了忽軟忽硬的調性,詮釋出茍且偷生的小人物嘴臉,同樣出色。除此之外,背景通天又視人命如草芥的柳如絲,在斃命時依舊對愛執迷不悔,李純演出了舊世界女子的泣血一生;馮青波眼見自己捍衛的大廈千瘡百孔,趙崢找到了一個國民黨“死士”的悲情命運。而刀姨、大纓子、關寶慧,大柵欄的女人們各有各的鮮活,華子、二勇、燕三以及祥子為代表的苦力兄弟,各有各的煙火氣,也都是劇本和表演的雙重成就。

  徐兵說,他不想直接描寫大歷史的進程,而是要在歷史的邊緣,寫一群小人物的生存譜。“都知道要變天了,但天怎么變誰也不清楚。面對巨大的變化,有些人漠然,有些人恐懼,有些人煩躁,有些人是充滿希望的。透過有血有肉的小人物,觀眾才會知道,歷史是怎樣被選擇的。”

  詩意的鏡頭里,紅色題材被注入了創新的表達

  圍繞《新世界》,有著不小的爭議:70集講述22天的故事,是否太過漫長?徐天找了70集的“小紅襖”是否太過重復?

  徐兵有他的堅持,他希望劇集能把觀眾帶到歷史的氛圍中,帶到老北京人口耳相傳的四九城。為了營造氛圍,劇組在場景搭建上頗費工夫。沒有成建制的老北京外景可供使用,劇方就真材實料搭了一座微型的北平城。紅墻黛瓦,尋常巷陌。發生槍戰的街道上跑得開汽車,隔墻有耳的院子之間畫得出地形圖。也是為了營造氛圍,徐兵用了漫長的空鏡頭來拍天空、拍浮云、拍草叢,還不止一次呈現如是閑筆:一頭駱駝穿街過市,駝鈴聲聲,給這個被戰爭陰云籠罩的城市增添幾分閑適,給命運無常的劇中人增添幾分不詳。

  可以說,詩性,是《新世界》獨有的鏡頭語言。甚至,詩性還開拓了該劇在紅色題材上的表達方式。

  相比北平胡同里那些煙火塵世中人,共產黨員田丹是個身披光環的理想型人物。她的原型不是某個共產黨員,而更像是一批女性共產黨人的集成。因此,徐兵在她身上灌注了所有關于信仰與愛的美好意象,這個被詩化的角色,其實更像是新世界投射出的一縷光。

  這縷光芒照射到老北平之前,舊社會藏污納垢。沈世昌代表的權力階層眼里從沒有民間的疾苦,他們是明面上主張和談、背地里從中作梗的反動派。他們紙醉金迷,沉迷權謀,制造了社會的無序混亂,讓百姓苦不堪言。這樣的世道下,像徐天這樣一腔熱血的青年迫切期待新世界的光照進現實。

  田丹的到來,在徐天的小天地里,就是第一縷光。她以機敏幫徐天找殺死賈小朵的“小紅襖”,以見識影響徐允諾和刀美蘭的決定,又以膽魄修正金海的價值觀。田丹以及她所象征的那個新世界,啟蒙了舊世界里的老百姓,讓他們逐漸有了擔使命的自覺和行動的自覺。最終,北平在老百姓的反抗和斗爭中換了人間:作惡多端的人都留在了舊世界,真正的人民迎來了當家做主的新世界。

【編輯:張翀】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
招财蟾蜍电子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客服 好彩1开奖 不知火舞cos番号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 澳洲幸运10免费计划网页 sg飞艇是什么有什么套路 15选5走势图开奖 2018cba季后赛半决赛比分 金勺子配资 安徽11选5 历史遗漏 江苏十一选五最高遗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数据 南粤风彩26选5 福建快3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