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>>新聞內容
關于羊舞嶺窯繪畫符號表達的探究
來源:中新網湖南 作者:史一墨 發布時間:2019年04月18日 08:51
來源:中新網湖南 作者:史一墨 2019年04月18日 08:51

  摘要:符號這個概念由來已久,最初在人類開始具備傳遞信息意識的時候,就開始有符號的雛形。符號學經過長時期的發展,在現代社會已逐漸與眾多科學領域有所融合、交融,獲得了更為協調、統一的發展。繪畫符號顧名思義就是符號與繪畫這一領域相交結合所產生、形成的產物。繪畫符號與廣義的符號學概念大有不同,它更加的精細、靈巧,它特指對繪畫藝術中所存在的符號形式、應用方法的有效研究,把繪畫符號作為一種視覺呈現以此來探究繪畫藝術的發展。本文在繪畫符號的概念上更進一步,探討的是羊舞嶺窯瓷板畫所蘊含的繪畫符號表達,它的著眼點更小、更具象。本文將重點探究繪畫符號在羊舞嶺窯陶瓷繪畫中的釋義和獨特表達,從繪畫符號談起,對繪畫符號在陶瓷藝術中的解析進行相應的分析,并在此基礎上論述繪畫符號在羊舞嶺窯陶瓷繪畫中的有效運用,希望能夠探尋羊舞嶺窯的現代發展之路。

  關鍵詞:羊舞嶺窯;繪畫符號;表達探究

  符號是記錄信息的載體,繪畫符號則是藝術家傳遞個性理念、獨到見解、感知生命的介質,繪畫符號代表著藝術家對人事萬物的感知、對日月星辰的感動、對物換星移的感慨,它是每一位藝術家獨特、獨到、獨有的。結繩記事是最早的生活符號,象形文字可能是繪畫符號最早的雛形,“應物象形”、“以物觀我”都是極具中國傳統特色的繪畫觀。當前,陶瓷繪畫已經作為獨立的個體進入了中國現代藝術的門類之中,它的發展勢頭迅猛如虎、動如脫兔,處于一個急速、猛烈的高速運行狀態之中。隨著社會生產力水平的發展,科學技術的進步,人們對于陶瓷藝術的審美意識也在逐漸地蘇醒、復蘇。而羊舞嶺窯是極具中國特色的古名窯址,它既是屬于益陽古城不可多得的文化財富,更是屬于世界人民的歷史文化遺產,加強對羊舞嶺窯陶瓷繪畫的符號研究,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。

  一、何為繪畫符號

  符號并不是單純的特指一些具有表意功能的圖形、圖案。站在宏觀的立場,符號包括人類在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觸覺、味覺等多方面的感官感受。而本文所談論的繪畫符號,就是依照人類的視覺感受所形成的符號元素。不同的繪畫流派、不同的繪畫形式、不同的繪畫風格,會產生極為相似或全然相反的繪畫符號,不同的繪畫符號具有不同的表意、指代、象征。

  可以說任何一幅美術作品本身就是各種不同繪畫符號的堆疊、疊加,繪畫符號是繪畫表現的一種重要形式。無論是寫實主義、抽象主義,又或者是超現實主義,其中繪畫符號的使用,都是藝術家自身情感的表達、生活的感悟,是對生命的所見、所想。幾歲的孩童在未識字之前,就會喜歡在白紙上亂涂亂畫,這種毫無章法、雜亂無章的涂鴉,就是最原始的繪畫符號,它代表著孩童對未知生命的感知,對世間萬物的遐想。古往今來許多的畫家雖然有著扎實的繪畫功底,有著不俗的繪畫成績,但是仍然追求著能夠畫出孩童般的圖畫,想要通過最為強烈、直觀、立體的符號表達,去刺激觀者的感覺,讓自己的心中所想、眼中所見,能過真實的示于人前,引發觀者的遐想、感動。

  因此研究羊舞嶺窯繪畫符號在陶瓷繪畫中的有效運用,就是在探究藝術家的觀念、理想、是以何種方式與觀者產生共鳴、產生交流的研究,它對現代陶瓷繪畫藝術的發展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。

  二、繪畫符號在陶瓷藝術中的解析

  1、陶瓷繪畫符號的穩定性

  有的陶瓷繪畫符號在日常的交際過程中會形成約定俗成、相沿成習的風俗習慣、民俗禮儀。它有著自己的內部發展規律,會在一定的時空環境內保持相對的穩定性、平衡性,不會隨意扭轉、改變。陶瓷繪畫符號的穩定性會表現在繪畫風格、繪畫形式、象征意義、審美風格等諸多方面。例如在繪畫形式方面,“龍”是中國陶瓷藝術史上,極為重要的符號形式,在陶瓷繪畫上的構成形式多種多樣,有巨龍圖騰、有小龍圍繞,有的興云吐霧、有的隱介藏形,龍乘時變化,姿態萬千,在宇宙間飛騰,在波濤內潛伏。在中國的陶瓷史上“龍”一直是真龍天子古代君王的象征,因此一直只能用于御窯,地方民窯則絕不能使用該種圖形。在中國歷史的長期發展過程中,“龍”的形式表達一直都存在一定的穩定性,它一直是皇權尊貴的象征。

  2、陶瓷繪畫符號的表意性

  陶瓷繪畫藝術它不僅是對現實生活的再現,更多的是對美好生活的祈愿。陶瓷繪畫符號具有一定的解釋、闡明功能,具備獨有的表意性。表意性的存在,讓陶瓷繪畫符號的內涵更加的豐滿、飽滿,提高了陶瓷繪畫作品的意趣、逸趣。有的陶瓷繪畫符號是以音諧意,例如喜鵲和梅花的組合,意為喜上眉梢;棗子、花生、桂圓、瓜子的組合,意為早生貴子;葫蘆意為福祿。有的陶瓷繪畫符號是以物達志,石榴、佛手、桃子的組合,寓意著多子、多福、多壽;鴛鴦寓意著愛情的甜蜜,“只羨鴛鴦不羨仙”;牡丹花寓意著人壽年豐、富貴圓滿;蓮花與魚的組合,寓意著年年有余。勤勞智慧的中國人民通過這些陶瓷藝術的象征意義,來表達內心對美好事物的追求、對未知生活的向往。

  3、陶瓷繪畫符號的多樣性

  陶瓷繪畫符號的組合形式不是一成不變的,它的組合形式、組合關系是多樣化的,它們可以依照藝術家天馬行空的想法、揮灑自如的筆觸、無拘無束的念頭,進行自由變化、多樣組合。正是因為陶瓷繪畫符號組合存在多樣性的特性,才極大的促進了陶瓷創作、陶瓷設計、陶瓷創意的進一步發展,讓現代陶瓷繪畫的發展百花齊放、姹紫嫣紅。只有當陶瓷繪畫符號處于一種自由、活躍、靈動的狀態,陶瓷的器物造型、釉色特點、形式工藝、圖案形狀等才能夠實現不同程度的優化組合,才能讓陶瓷繪畫藝術呈現出無限的可能,促進陶瓷藝術的健康可持續發展。

  4、陶瓷繪畫符號的漸變性

  陶瓷繪畫符號雖然具有相對的穩定性,但是這種穩定性并不是一成不變的,它只是在一定的時空環境中存在穩定性,陶瓷繪畫符號會隨著人們生活需求的改變,人們審美心理的發展而呈現出一定的漸變性,陶瓷繪畫符號會隨著社會的發展進程而發生改變。在陶瓷發展史上,陶瓷繪畫符號經歷了從具象到抽象、從寫實到寫意的過程轉變,具體來說這種轉變體現在陶瓷繪畫符號的表意方面。例如烏鴉這一符號,在仰韶文化的彩陶上烏鴉被視為神鳥,它可以感知天意、預測兇吉,是一種祥瑞;在唐朝年間,烏鴉被當作是一種孝鳥,因為烏鴉懂得反哺,被視為是一種孝敬父母、子女有孝心的表現,更有詩詞吟誦“烏鳥私情、愿乞終養”;到現代,烏鴉純黑的形象、凄厲的叫聲,往往讓人聯想到死亡,成為了一種晦氣、不吉利的代名詞。

  5、陶瓷繪畫符號的綜合性

  陶瓷繪畫符號的綜合性主要體現在觀者的認知層面,陶瓷繪畫符號不僅能夠讓觀者產生視覺感受,還可以讓觀者碰觸、聆聽,陶瓷繪畫符號屬于三維的感官符號。首先,陶瓷繪畫符號是視覺符號,觀者可以直接通過的觀賞,品味陶瓷造型的流暢、紋飾的優美,釉色的透亮、符號的秀麗,看陶瓷的整體造型是否具有形式美感,看陶瓷的畫面是否在構圖、色彩、形象方面是否相互呼應,適宜得當;其次,陶瓷繪畫符號是觸覺符號,觀者在進行陶瓷藝術欣賞時,可以通過撫摸陶瓷繪畫的紋飾來進一步的了解它的制作工藝,感覺陶瓷作品的厚重感;最后,陶瓷繪畫符號是聽覺符號,不同的陶瓷器皿敲擊起來會有發出不同的聲音,有的清脆、有的低啞,這在陶瓷樂器中的表現最為明顯,同時陶和瓷的區別,也可以通過輕微的敲擊來進行分辨。

  三、繪畫符號在羊舞嶺窯陶瓷繪畫中的運用探究

  1、繪畫符號是對現實事物的概括和提煉

  一幅好的陶瓷繪畫作品并不是依照所繪事物的全面,對其進行分毫不差的繪制,就算是一些寫實性很高的繪畫符號,也是藝術家在仔細考量后,按照合理的構圖組合,對事物原型進行的還原再創造。一幅好的陶瓷繪畫作品,一定會有一個強烈、抓人眼球的繪畫符號作為表現,繪畫符號的形成,是藝術家在經過深思熟慮之后,對所繪內容的概括提煉,繪畫符號承載著藝術家的情感,凝聚著藝術家的智慧,是獨一無二、舉世無雙的語言表達。

  家豬和野豬,雖都屬于同宗同源,但是在繪畫符號的構成中卻有不同的表現。《豬年吉祥》、《諸事大吉》是筆者今年為迎接己亥豬年所做的仿古宣紙瓷板畫。豬在陶瓷繪畫中的形象一直是溫順、圓滿的代名詞。家豬憨,野豬烈,兩者的形態各異、姿態萬千。《豬年吉祥》中一只母豬身后跟著兩只小豬,豬的線條圓潤,細小的四肢,承載著肥壯的身體,顯得憨態可掬、藹然可親。雖然畫的是豬,但是只用組線條簡單勾畫出家豬的輪廓,并未在家豬的身上進行身體結構的具體勾畫,而是利用一系列意向圖形進行填補。在家豬完整的身體輪廓中充斥著魚、水、鶴、佛等不同的意向圖案,它象征著作者對宇宙萬物的思考,蘊含著深刻的哲理,閃耀著佛性的光芒。

《豬年吉祥》

  與《豬年吉祥》中的家豬不同,《諸事大吉》中的野豬,線條凜冽,獨居鋒芒,飄揚的鬢毛,疾馳的四肢,讓觀者能夠感到一種撲面而來的速度感。同樣的在《諸事大吉》中,作者也沒有對野豬的具體身形做細致的表現,而是利用不同的色彩塊面組合和大的線條烘托,表現野豬的力量感,營造出不同的空間層次。畫面色調和諧,冷暖協調、濃淡相宜,有對比、有起伏,品味起來饒有興味。

  兩幅瓷板畫中的繪畫符號“豬”,都是對現實事物的概括和提煉,它們既代表著家豬和野豬的現實形象,又各自有不同的語義和表達。

《諸事大吉》

  2、繪畫符號是直覺感官的產物,以形寫神

  “以形寫神”出自東晉的杰出畫家顧愷之,顧愷之強調藝術家在對客觀現實進行描繪時,不僅要追求外在的形似,更重要的是要追求內在精神品質的神似。陶瓷繪畫符號是藝術家直覺感官的產物,直覺指的是一種不以人類意志為轉移的特殊思維方式,許多優秀陶瓷繪畫作品的產生,都是因為藝術家具備常人沒有的敏銳度,他們的直覺天成,是上天額外的恩賜。人的感官是與生俱來、渾然天成的,不同的感官感受,可以幫助我們更好的認識世界、感悟世界。人們在接觸到一個新鮮事物時所產生的主觀感受是因人而異的,在進行食物繪畫時,食物的品相、味道等都會給創作者以不同的繪畫感受,最終會呈現出不同的繪畫效果。在進行人物繪畫時,人物的聲音、舉止等會給創作者留下不同的性格印象,也會對最后的繪畫效果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。怎樣對這些直覺感官這些優化組合、合理提煉是創作一幅繪畫作品的重難點。

  筆者自幼生在洞庭湖畔,洞庭湖的山水風光、人文景觀盡收眼底,洞庭湖畔的豬是快樂的、自由的,它們親近自然、性格奔放。《快樂的豬》和《妙趣在野》是筆者己亥年的新作,畫中的豬都置身于草叢中,它們在嬉戲、奔跑。畫面以形寫神,觀者可以通過對瓷板畫的欣賞,感受到豬的快樂、野性。《快樂的豬》構圖以墨色居多,豬媽媽帶著自己的孩子在草叢中玩耍,感受春光,它們的身邊被柿子林圍繞,象征著年年歲歲、事事如意、多子多福。《妙趣在野》構圖以青綠色居多,野豬身上的綠色鬃毛和周圍的綠色葫蘆相得益彰,豬的身上搭著白色的圍布,用朱色的印記刻畫著一個福字,寓意著福至踏來。而葫蘆意味福祿,代表著家庭幸福、事業興旺。

《快樂的豬》
《妙趣在野》

  3、繪畫符號產生對事物的聯想,遷想妙得

  陶瓷繪畫符號產生于藝術家事物的聯想,正所謂遷想妙得。“遷想妙得”亦是東晉名畫家顧愷之提出的繪畫主張,它強調通過想象獲得最終的創作靈感,它通過藝術家一系列的情感活動與審美觀照,讓客觀之物融合為傳神、完美的藝術形象。根據現代心理學的研究分析表明,觀者在進行陶瓷繪畫欣賞時,不會僅僅單純的停留在陶瓷的物質特征和使用功能方面,他們會對陶瓷繪畫作品背后所蘊含、張揚的精神內涵和抽象美學因素進行深入的探索,最終形成對陶瓷繪畫的興趣與認同。

  《楚風漢韻》、《洞庭女神》就是筆者以生物活石魚類為符號,以漢化表現形式為靈感,進行的高溫窯變釉繪制。這兩幅都是獲獎作品,瓷盤《楚風漢韻》榮獲“第53屆全國工藝品交易會暨2018年金鳳凰創新產品設計大賽”金獎;《洞庭女神》榮獲“百花杯”中國工藝美術金獎。兩者雖然都是以遠古生物活石魚類為符號,但是在具體的表現上,卻采用了現代化的表現手法。《楚風漢韻》的主色調以墨色和金色為主,視覺沉郁穩重,魚類化石置于白盤之中,顯得奪目素雅,魚的身體中暗藏玄機,隱約透露出半張似人、似佛的面孔,極具視覺沖擊力。《洞庭女神》中是一位遠古女神和生物活石魚的結合,用色采用的最質樸的“石色”,觀賞時仿佛能夠看到聚于其上的蒼蒼石斑,青藍的色調給人以夢幻感,仿佛置身洞庭和神女一同遨游天際,帶有明顯的浪漫主義氣息,張揚著澎湃的生命力。

《楚風漢韻》
《洞庭女神》

  結語

  綜上所述,不難看出不同的繪畫符號在陶瓷繪畫作品中起著截然不同的作用,對于繪畫符號的選擇要因時制宜、因勢利導,要避免對繪畫符號進行畫蛇添足、弄巧成拙的修改,切勿顧此失彼、左支右絀。繪畫符號應該是藝術家根據畫面傳達的信息與情感,進行的優化、選擇、再創造,只有這樣的繪畫符號才能與畫面的主題表達相得益彰、珠聯璧合,產生錦上添花、如虎添翼的藝術效果,最終讓藝術作品的感染力得到顯著增強。

  參考文獻

  [1]張毅,魏穎。淺談中國陶瓷藝術的傳承與發展[J]。江蘇陶瓷,2019,52(01):3+7.

  [2]蘇志強。面向大眾生活服務的陶瓷藝術研究[J].中國民族博覽,2019(02):18-19.

  [3]陳凌。陶瓷藝術創作中的生肖題材探討[J]。美術教育研究,2018(24):35.

  [4]楊光。現代陶瓷裝飾中的留白藝術探究[J].中國陶瓷,2018,54(12):86-89.

  [5]胡強.中國傳統陶瓷裝飾的藝術性淺探[J]。陶瓷學報,2018,39(05):624-627.

  [6]馮雯。淺談陶瓷藝術動物畫的技法和創作[J]。景德鎮陶瓷,2018(05):35-36.

  [7]袁樂輝,齊霞,李興華。吉祥文化與景德鎮陶瓷藝術圖式[J]。陶瓷學報,2015,36(01):103-106.

  [8]邵長宗.中國民間藝術形式對陶瓷藝術的影響探索[J]。大眾文藝,2014(22):36.

【編輯:黃詩立】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
招财蟾蜍电子